告别区块链 回归密码经济

告别区块链 回归密码经济配图(1)

区块链自2017年受到大众的追捧后,逐渐出现通证经济、存证经济、画饼经济等多种区块链玩法,与此同时,大众目光从关注非对称密码技术与分布式共识转移到投资和投机领域,密码经济脱离了本质。如何告别区块链误区,回归到密码经济本质来,从而最大化发挥出密码经济对人类社会的作用,成为目前重要的区块链领域议题。因此,此次信链财经第八期邀请到北大刘昌用博士,给观众进行一次《告别区块链,回归密码经济》的主题直播。

以下是采访原文:

信链财经目前,新冠病毒、互联网经济周期、人类社会转型等多重原因造就了全球经济危机,而密码共识能在此次经济危机中发挥重要作用,比如解决信息安全和信息垄断等问题,从而推进人类迈向信息社会世界。但是2017 年区块链受到全球追捧,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与兴也开始误导了密码经济,使其偏离原有的轨道,因此,为了更好让大家深入了解密码经济,信链财经有幸邀请到北大刘昌用博士,为大家进行一次《告别区块链,回归密码经济》的主题直播,与大家共同探讨密码经济的作用以及如何避免区块链误区等内容。

刘昌用博士:大家好,非常高兴来和大家共同探讨密码经济。

信链财经:互联网经济是大众比较熟悉的一领域,那么密码经济又是什么?

密码经济可以解决什么问题以及目前应用的一个基本情况又是如何呢?麻烦刘博士为大家解答一下。

刘昌用博士:密码经济是基于非对称密码和分布式共识机制建立的更加安全、高效、自由的数字经济,是互联网经济的升级。

当前互联网经济的两大问题是信息安全和信息垄断。

个人和小企业难以实现信息安全,信息泄露、侵权和欺诈事件充斥互联网。

信息垄断问题更加严重,用户身份和数据涌向少数几个互联网巨头,他们凭此获得巨大的垄断优势,比实体经济的垄断能力大得多。当前的互联网经济衰退,表明巨头垄断已经消灭了中小企业创新发展的空间。

密码经济能够解决互联网的信息安全和信息垄断问题。实现这个目标的基本逻辑很简单:非对称密码技术为个人提供了安全低廉的信息安全工具。个人可以几乎无成本地生成私钥和公钥,实现信息的加密解密和签名验证。攻击者,即使是最强大的国家机器,都无法攻破。这就解决了信息安全问题。

目前,非对称密码的加密解密技术已经广泛应用于金融安全和通讯安全领域,已经改造了互联网经济,带来了网上银行、电商平台等重大突破。但互联网上的货币系统、账户系统、确权授权系统则在公司、国家、标准、法律等各种中心的控制之下,将本可以全球一体化的互联网经济割裂成一个个经济岛屿。

信链财经:关注区块链的人都知道,2009 年中本聪启动了第一个密码共识系统,也就是比特币,而共识机制也开始被大众津津乐道,那密码经济中的“密码共识“又是是什么呢?它能够起着什么样的作用或功能?

刘昌用博士:2009年中本聪在非对称密码基础上,采用分布式共识机制记录和验证人们的货币权益信息,消除了权益信息对中心化机构的依赖,进一步消解了信息垄断的权柄,实现了货币自由。

非对称密码与分布式共识相结合,也就是“密码共识”,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建立起去中心化的货币系统、身份系统、通讯系统、存储系统、寻址系统,等等。

也就是说,非对称密码解决了互联网的信息安全问题,分布式共识进一步解决了互联网的信息垄断问题。

非对称密码技术可以用于所有互联网应用,改造账户系统,一方面提高安全性,一方面对接密码共识基础设施。这样就能建立起全球一体的密码经济了。

信链财经:您刚刚说了当非对称密码技术可以用于所有的互联网应用,改造账户系统,就可以建立起全球一体的密码经济了,那密码经济它的一个发展轨迹或者历程是怎么样的呢?与我们大众所了解的区块链又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刘昌平博士:密码经济的发展实际上从1980年代就开始了。1970年代,非对称密码技术基于军事目的被发明。1980年代一些密码先驱就意识到非对称密码能够用来革新整个人类经济和人类社会。并且开始着手改变世界,至今已有近40年历史了。

中本聪发布比特币系统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他把非对称密码技术跟分布式共识结合起来,建立起第一个全球经济基础设施——去中心化的全球自由货币。密码经济开始从梦想变为现实。

遗憾的是,在2014年受到相关部门打压后,一些人从密码货币转向它背后的技术。在认知不成熟的情况下,人们用区块链指代比特币背后的技术,甚至精髓。

2017年的lCO浪潮的暴富效应,把区块链推向了巅峰,区块链成为市场和政策追捧的热词,这彻底扭转了密码经济的发展方向。各种造链、上链、跨链、侧链、公链、母链、子链成了行业主流。而这些全部的目的几乎都是为了融资圈钱和投机暴富。非对称密码和分布式共识的作用和意义被忽视。

信链财经:您刚刚提及到区块链在受到大众热捧之下,密码经济的发展方向出现了扭转,那么目前区块链主要在哪些方面比较兴起?或者大家喜欢用区块链玩些什么呢?

刘昌用博士:第一,是通证经济。通证经济是将比特币的成功解释为代币发行,并认为设计代币的发行激励规则可以重构经济。这种经济忽略了一个重要事实,类似骑士勋章、赌场筹码这样的通证机制在人类社会已经有上千年历史,数字经济中的各种积分更是数不胜数。但它们为什么没有激起更大的区块链浪潮呢?因为通证本身起不到那么大的作用,通证支撑不了一场新的全球经济革命。实际上,真正有价值的不是通证,而是非对称密码和分布式共识建立的那套谁都无法左右的机制。

第二,是存证经济。无币区块链搞的就是存证。存证指的是信息上链。存证经济则有意淡化比特币的货币功能,突出区块链上信息的不可篡改,将各种数据写在链上。人们在将各行各业数据写在链上的过程中,不得不解决分布式系统的性能问题,以及信息的审查和修改需求。最终放弃去中心,淡化不可篡改,成为挂着“区块链”名称的多方验证云存储系统。存证经济不直接发币,主要是通过合法渠道套取国家补贴和民间投资。

第三,是画饼经济。画饼经济则是有意利用社会对比特币和密码经济认知的模糊,收集围绕“区块链”的各种神奇传说,以及各种新技术、新概念,堆砌出高大上的“区块链项目”,拉各路精英站台。目的无非是代币上市,拉盘割韭菜。

第四,是Defi。所谓去中心化的金融,这是把去中心化的概念跟投资投机的大潮相结合的产物。密码经济自身是需要相应金融创新的,但金融是经济的延伸服务,去中心化的全球经济实业发展起来才会产生出足够多的去中心化金融需求。去中心化经济还没建立起来,就搞金融,那就是投机或赌博。大上海服务全国经济才有大金融,穷乡僻壤如果有火爆的金融活动,那一定是赌博。

所以,上述这些都是基于对密码经济精髓的不理解,误用区块链一词,所产生的后果。由于区块链的火热,掩盖了非对称密码能够改进信息安全的重要作用,掩盖了分布式共识能够实现全球去中心化基础设施的作用,同时借助于2017年的大牛市,把大家关注的方向转向了投资和投机。

信链财经:刚刚您通过目前区块链流行的通证经济、存证经济、画饼经济、Defi四方面给大家论述了现在大众误用区块链一词,忽视了非对称密码改进信息安全的作用,而把目光投向投资和投机,那么,在以后我们应当如何去做,才能不让错误继续延续下去呢?

刘昌用博士:现在,我们要告别区块链,回归密码经济。

第一步是深刻反思区块链误区,总结经验教训,梳理密码经济的逻辑。这方面是我这两年的主要收获。

第二步是研究密码共识的优势,在去中心化密码货币基础上,进一步建立去中心化的密码身份、密码通讯、密码存储、密码网络等全球公共基础设施。这是我在自由现金(FCH)生态中正在做的,基本框架已经形成。

第三步是将互联网应用逐步改造为密码应用,再转移到密码共识的各种基础设施之上,充分享受密码经济解决信息安全和消除信息垄断带来的经济红利。这是自由现金在下个季度的主要任务。

第四步是科普推广,让消费者学会掌握基本的密码知识,学会掌握自己的资产和权益,然后就可以畅通无阻地穿行于各种密码应用,充分地享受密码经济的安全、高效和自由了。

信链财经:非常感谢刘昌用博士给大家带来丰富的知识大餐,通过刘昌用博士的精彩分享,知道密码经济能够解决互联网经济中信息安全和信息垄断两大问题,也意识到当今因为区块链的火热,掩盖了非对称密码能够改进信息安全的重要作用等,同时,刘昌用博士也提出了四条针对此现象的建设性意见。再次感谢刘昌用博士,非常有用的直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