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的下一站在哪里?Vitalik、Jae、宋晓冬等大佬是这样看的!

本文转载自万向区块链

原文链接:区块链下一站在哪里? Vitalik、Jae、宋晓冬等大佬是这样看的!

本文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Oasis Labs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宋晓冬、以太坊创始人/万向区块链实验室首席科学家Vitalik Buterin、Cosmos项目创始人Jae Kwon、Chainlink创始人兼CEO Sergey Nazarov,在第五届区块链全球峰会上的圆桌讨论内容《新探索:区块链的下一站在哪里》。

本届峰会由万向区块链实验室主办,获得了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以及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指导,并获得了PlatON、微众银行、Qtum、MYKEY、Nebulas、Irisnet、Blockstack、Harmony、启明创投等企业共同合作支持。

以下整理自现场速记稿,为方便更好地理解,有部分不影响原意的删减。

区块链的下一站在哪里?Vitalik、Jae、宋晓冬等大佬是这样看的!

圆桌讨论环节

Sergey Nazarov请大家先做个简短的自我介绍。

宋晓冬:大家好!我是宋晓冬,我是加州伯克利大学的教授,也是Oasis Labs创始人。Oasis Labs主要为搭建下一代区块链智能合约的技术提升扩展性以及隐私保护。

Vitalik Buterin:大家好!我是Vitalik Buterin,来自以太坊。

Jae Kwon:我是Jae Kwon,是Tendermint和Cosmos的创始人,Tendermint是基于POS的一种开源共识算法。

Sergey Nazarov谢谢大家!我是Sergey Nazarov,来自于Chainlink。在座各位堪称区块链领域的元勋,你们应该非常关注和了解区块链的下一站以及未来将会是怎样的。你们觉得在这个领域有哪些新技术在蓬勃发展?目前正在参与的新项目是什么样的?目前的技术进展怎么样?

宋晓冬:Oasis的一大优势就是隐私保护。对现在很多区块链智能合约而言,所有东西都是公开的,没有隐私保护。但是对于一些应用程序来说,需要保护数据和隐私,尤其是对于比较敏感的数据。

我们进入了数字化时代,许多敏感信息被创建出来之后需要被使用,但是有些时候可能会被滥用、误用,这个时候就需要可以保护数据隐私的技术,同时也可以使得数据能够以一种合适的方式被使用。Oasis Labs开发的隐私保护技术,使得数据可以在隐私保护的基础上被使用,我们使用了一些比较安全的计算方法和加密算法。最近我们参与的项目——去中心化学习,可以在机器上进行分布式学习,用户可以通过不同设备对机器模型进行训练,然后可以通过智能合约对机器学习进行调动、协调,从而帮助许多应用程序。比如我们跟旧金山的一个机构合作,使用技术帮助医生和患者更好地进行交流,以及通过计算更好地对病情进行诊治。

Vitalik Buterin:我主要关注零知识证明,最近新出了一些创新协议,我很激动,在这方面我们一直有创新,其中一个就是zk-SNARK。不同协议有不同的运作方法。最近我们在零知识证明、协议方面取得了进展,需要对整个协议建立信任,许多人就可以随意地使用协议。不同协议有不同的安全假定,在这种情况下可以选择适合你项目的工具以及协议。

Sergey Nazarov:你为什么觉得零知识证明现在开始被广泛应用?由于什么原因呢?

Vitalik Buterin:在同一时间出现了不同的事情。一方面人们开始了解系统是如何工作的,另外一方面,和之前相比也开始对基层软件变的越来越熟悉。

Sergey Nazarov:你觉得零知识证明会支持Layer1吗?

Vitalik Buterin:对Layer1可能没有多大帮助,但是可能对Layer2带来一些不错的提升。

宋晓冬:我也想分享一些关于零知识证明的进展,我们和一个项目有合作,他们也是遵循了零知识证明的协议,通过零知识证明确实可以提升性能。

Sergey Nazarov:Jae,我的问题是你觉得哪些技术发展可能会影响到区块链领域?

Jae Kwon:令我感到非常兴奋的是共识机制。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不同共识算法有不同的特性,所以希望在IBC之间达成协议,共识最终可以在彼此之间进行流通,也可以解决一些创新、兼容性的问题。IBC是非常重要的,尤其对Cosmos的生态系统而言。因为扩展了第一层,同时我也对零知识证明的进展感到开心。我们需要想办法增加扩容性,IBC使得我们可以拥有链间的兼容以及可扩容性。对于这个领域,未来可能还需要做更多的事情。

除此之外还有DeFi(去中心化金融),还有DEXes,这都不需要可信任的中心化机构。我们之后会发布白皮书,上面描述了DEXes是如何被设计的,DEXes基于的链会和所有的枢纽相连接,所有领域都是相互连接的。关于IBC有链间协议可能会涉及到Token以及staking,所有这些都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Sergey Nazarov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搭建基础设施,使得开发者能够开发更加有用的应用程序,比如说希望可以使用区块链作为更好的开发应用平台,这是我比较感兴趣的,相信你们应该也会有共鸣。对于开发者来说,他们所需要的是什么样的技能?如果有了能力就可以极大地提升所搭建的应用程序。在我看来,这些能力可能是连接数据的能力以及解决智能合约隐私问题、可扩展性等。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我想知道你们关于开发者能力的愿望清单是什么样的?

Jae Kwon:我觉得在过去几年间人们都在讨论区块链系统的问题、面临的挑战,所以有些时候这会影响到我们设计新系统的方法和思路。IBC可以帮助人们转变他们在设计区块链平台时的想法。

Vitalik Buterin:还有其他的一些客户体验、安全都非常重要。包括钱包的用户体验、安全以及智能合约的安全等等。

宋晓冬:其实有很多工具可以使用,可以在云上部署一些东西,区块链对开发者来说是非常新的领域。但是我也同意从基础设施的层面来看,需要扩展性和隐私保护,这些都非常重要。

Sergey Nazarov:你觉得开发者是否还需要更多的时间被教育?

宋晓冬:是的,不仅仅是被培训,被教育,他们也需要更多的工具。

Sergey Nazarov:现在的计算机可能没有强大到能够运营全节点,那么开发者使用中心化服务会有风险吗?

Vitalik Buterin:是的,如果每个人都使用中心化服务商提供的工具也会带来风险。区块链需要达成协议,是分布式的网络。

Sergey Nazarov:我自己也有这样的疑问,之所以能够实现去中心化是因为达成了很高程度的共识以及出现了比较合适的系统。比如说我的应用程序有这么大的价值,就不愿意通过中心化的方案来搭建它。

Vitalik Buterin:我觉得我们必须要提升去中心化方法的可用性。

宋晓冬:某些情况是这样的,但大体而言每个人都需要更多的用例,更多的接受度。必须让用户、开发者更容易使用。当然,现在还没有什么具体办法让开发者感到容易,我们在社区看到进展,但仍然需要看到现实世界的应用和用例,才能帮助开发者推广应用。

Sergey Nazarov:实际上这是冲突的,可用性和安全性应该整合在一起,这样不仅仅有利于用户、有利于开发者。随着技术发展,必须既有高可用性,也要有高安全性。

宋晓冬:事实上这也是我们的目标,是自然的趋势,要更容易建立安全的系统,同时也要让用户更容易使用。这不仅仅局限于区块链,任何通用的平台都是这样。

Sergey Nazarov:谈到硬件。每个人都依赖于硬件,但我们都知道硬件是不可信任的,硬件有很多漏洞,就像手机一样。所以在这方面可能要做更多的安全性工作。

宋晓冬:有些人可能知道我们在做”开源安全性程序集”的项目,它不是开源的手机,但有非常重要的安全性元素。比如发现了一个漏洞,我们希望社区都能共同合作分析以及验证安全性和正确性,这就是安全程序集的正确性和安全性。我们也做了开源版本的发布,可以下载它,在FPG上运行,比如说在最新的芯片上运行,而且还和其他研究人员一起合作做形式化验证。最终要让所有代码必须运行在硬件上,有安全的硬件之后就能够给你非常高的安全保障。问题是如何建立安全的硬件提供强大的安全性保证?与此同时不仅仅在中心化信任,而且在去中心化的信任中也得以实现。现在我们正在建立可信的安全性程序级联盟,这样社区都能联合在一起,从而克服问题。

Jae Kwon:实际上我也分析了硬件的问题,非常有意思。只不过这是资本密集型的领域,要建立开源式的手机需要多少钱,成本是不是非常高?研究和制造是两回事,现在资本的支出越来越低,但为什么开源的安全硬件很少?因为经过研究阶段后会发现制造成本和研究成本是不一样的,不是说让三个开发者去做,成本就低得多。

宋晓冬:我们现在也在研究制造的成本,对我们来说成本不是那么高。这确实取决于应用和用例,比如说在Oasis的网络上用安全的硬件,但我们没有用在共识上,同时也没有用在实现完整性上。所以,系统的安全性和完整性是不依赖于安全硬件的。比如有些智能合约希望有保密性,可以在安全的程序集中运行智能合约,完整性仍然受到保护,虽然安全硬件被破坏了,我们仍然使用了复制的计算确保完整性。如果你想要训练机器模型、数据分析,目前密码学技术是不够的。如果你想以保护隐私的方式来做,就需要用安全的硬件。但如果是非常简单的应用,像金融交易或者其他应用,可以充分利用密码学技术。

Sergey Nazarov:刚才一直在谈安全,宋教授有自己非常清晰的看法,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去信任化的执行环境和去中心化的计算模型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去信任化的执行机制是不是会给去中心化的计算系统带来更多的安全性呢?还是说他们是不兼容的?或者只是在某种场景下兼容?

Jae Kwon:去信任化的信任环境非常重要,可以提升系统的安全性,比如说作为验证人想要确保软件不会被攻击,没有漏洞,所以去信任化执行有助于这一点。我不知道今天去信任化的执行和硬件是什么情况,但我知道先进的制造技术可以帮助我们实现。因为现在要从硬件中抽取私钥成本非常高,但如果能够掌握技术可以质押到私钥中,那安全性就是可以量化的。

我们认为去信任化的硬件比较好,而不是可信任的系统。PoS钱包也是非常好的用例,当然还有其他隐私保护的应用,可以用抽象的安全层等。大体而言,我们不希望看到那些应用因为价值的增加而变得非常脆弱。

Sergey Nazarov:有道理。刚刚谈到了保护隐私的技术,比如说零知识证明,去信任化的执行环境等等。如果我们能够在公链的环境下成功地产生非常高的隐私保护,那你觉得是不是还需要建立私链呢?或者私人企业的环境还有必要存在吗?私有链未来有存在的必要吗?

Vitalik Buterin:用私有链来保护隐私不是一个好主意,私有链有时候只有一个节点,这不是区块链而是联盟链,如果是联盟链的话,那你的数据只是和最近的公司一起分享,起码比公开数据要好。所以,不管什么样的用例都需要有隐私保护的技术。如果已经有了那你为什么不用公链呢?公链最主要的阻碍还是扩展性,很多用例确实过度依赖于吞吐量,很多情况下取决于低延时性。在未来一段时间这种差距还是会存在,但长期而言,公链的扩展性会提升。即使那些需要一定隐私性和许可的网络和公链间的关联也是很有价值的。

Jae Kwon:我完全同意。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区块链是可以复制的。如果你复制的话,信息可能会不安全,这是没有道理的。所以要区别一下经许可的链和私有链。很多联盟链用例没有办法使用公链,因为需要很高的安全性。比如一个国家,他不太愿意运行在公链上,但可能运行在他们所认识的实体建立的网络上。可以用和公链一样的软件,只不过需要许可的验证人来运行。

宋晓冬:对,未来确实是取决于用例的要求,即使在许可的环境下,很多时候都会看到许可链和公链衔接是有好处的,甚至需要在跨链之间分享信息。在这样的情况下,可能会看到越来越多许可链的迁移,成为公链的一部分。

Sergey Nazarov:是有道理的,我一直有一个问题,如果能够有一种方式把私链和公链整合在一起,比如说通过某种机制保证验证私有环境的安全性,把事件提交到基础层上。很多区块链需要互动的系统可能不是区块链系统,本身就是私有的系统,可能永远都不会是公开的。那么如何获得私有的系统(数据提供商、企业后端),很好地和链上环境进行互动。你觉得私有系统是不是应该和公链进行互动?关系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Vitalik Buterin:可以让轻客户端之间进行互动,不放太多的数据,放小的呈现就可以了。可以用某种方式来证明一方发生的任意事件,这样双方之间就可以互相调用了。

Sergey Nazarov:所以,一个环境中的事件在另一个环境中进行呈现,中间由Oracle进行见证?

Vitalik Buterin:不是Oracle,而是轻客户端。

Sergey Nazarov:可以互相验证吗?

Vitalik Buterin:可以验证共识。

Jae Kwon:我刚才说的我想收回,因为想到一个场景可能需要私有链。人们想拥有私有的数据库,但是一旦区块链技术变的足够成熟就很容易部署,可以做到和现有的数据库一样安全。所以要取决于应用,你可能想将区块链应用在私有环境中,就像私有的数据库一样,只是容错性更强、鲁棒性更强。可以用IBC来沟通状态,审核你想审核的私有链上的信息。

比如说Facebook进入到行业中,希望能够提供某种能力,以前这种能力是由加密货币公司、区块链公司所提供的,从支付开始就会拓展到智能合约。大型公司想要成立联盟链不仅仅聚焦于某种合约的类型,他们普遍就想建立基础设施,这涉及到商业影响。

Sergey Nazarov:你说的是Libra吗?

Jae Kwon:对的,大型技术公司想要建立体系,传统上这种体系都是由开源的加密货币系统建立的,或者说区块链团队建设的。

Vitalik Buterin:我觉得这个问题挺好的。你要知道Libra是想要成为主导型货币的。

Sergey Nazarov:这是我们所需要的吗?

Vitalik Buterin:不是的。因为政府可以发行法币,在社会中这是必要的。如果把权利交给跨国公司的话是非常危险的,非常高兴最近有很多监管措施出台,未来会看到更多的进展。但我觉得更多的进展会由政府以及相关的机构驱动,而不是由联盟公司驱动,至少在货币方面是这样。发行新区块链难,发行新货币更难,两个同时做就是难上加难。不同人肯定会做不同尝试,但哪个成功我不知道。

宋晓冬:但另一方面,最令人兴奋的就是用户群。大型公司有很多用户,他们也进入到行业中,对行业来说是令人兴奋的,因为毕竟能够帮助用户更多地了解概念。可能有不同类型、不同版本的区块链技术,而且去中心化程度也不一样。但是有一点,在区块链领域,很多网络是需要花很大力气才能吸引到足够的用户。这些公司的大优势是已经有巨大的用户群了,所以还是希望看到他们最终的进展。

Jae Kwon:我非常关心这个问题,特别是Libra,我现在脑子里有一个大问题,作为下一轮基础设施的创造者,我们应该负有什么样的责任,这样才能避免系统性的风险,同时才能解决重大问题,如果大家有什么好的想法可以联系我们。

Sergey Nazarov:谢谢在座的嘉宾,这是很有意思的讨论,谢谢大家!

来源:COSM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