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对散户来说,是比较艰难的一年。5月开始,今年以来一路高歌猛进的比特币出现崩盘式行情。

从“交易去中国化”走向“算力去中国化” 加密货币矿业该何去何从?

随后政策不断出台,中央首次明确提出对比特币开采进行“整顿”。比特币和加密货币一落千丈。

  • 5月14日,国网四川阿坝州电力有限公司也发布了限电停电告知书。
  • 5月19日,内蒙古发改委人员表示,未来将持续对虚拟货币挖矿高压监管。
  • 5月21日,金融委明确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
  • 5月25日,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的征求意见稿。
  • 5月26日,国家发改委下发算力枢纽实施方案。
  • 6月2日,国家能源局四川监管办公室将召开小范围调研座谈会。

近期接二连三的新闻已经表明,在矿业整顿这件事上是必须要进行的。5月27日,国家发改委又下发了《全国一体化大数据中心协同创新体系算力枢纽实施方案》,方案中表示,要布局全国算力枢纽节点,实施“东数西算”工程,构建形成以数据流为导向的新型算力网络格局。此轮政策,不难看出,国家对碳中和与算力布局双管齐下。

一直在中国偏远地区默默挖矿的比特币矿工们可能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金融监管首当其冲的打击对象。监管高压之下,出海?退圈?何去何从成为矿业从业者们集体面临的难题。

观望的矿工

“矿业向海外发展是业界的共识。以前是在电价超低的地区。但在伊朗等地遭遇政策风险后,主要流向最近政策和能源相对稳定的北美。刘长勇说。

2017年五部委发布“94”文件后,国内大部分交易所被关闭,开始寻找海外发展机会。刘昌用指出,2020年以来中国矿业也纷纷进行布局以及海外,近期市场监管相关政策趋紧,矿业将加速向北美转移。

事实上,早在2018年1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就发布文件,要求地方政府引导辖区内矿山企业有序退出。

2019年4月国家发改委公布《产业发展结构不断调整企业指导工作目录(征求学生意见稿)》,将虚拟世界货币挖矿归入应当及时淘汰的类别,但当年公司发布的正式版本中,将挖币从淘汰名单中删除。

今年5月18日,内蒙古发改委宣布,将建立虚拟货币“采矿”企业举报平台,全面接受举报虚拟货币“采矿”企业问题的来信来访。直至5月21日,国务院金融市场稳定经济发展管理委员会召开工作会议,明确“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信息行为”。

一位不愿具名的矿业人士对记者分析称,如果政策落地,小矿商基本都会走向云计算力量,估计国内只剩下云计算力量;而以吴忌寒、江卓尔、500彩票网为代表的大矿企和上市公司将出海。

就在中国不少矿业从业者还在观望的时刻,比特币的算力中心已加速从中国向北美转移。剑桥另类金融中心设计的比特币采矿地图显示,早在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的采矿业占比特币平均每月哈希率已从一年前的75.62%下降到了65%。目前排在第二位的是美国(7.24%),俄罗斯(6.9%)和哈萨克斯坦(6.17%)则紧随其后。再加上还会有更多矿企矿工向海外转移,矿业的去中国化已不可逆转。

配合监管,不一定非要逃

在全球环境保护的共同倡议下,碳达峰和碳中和始终是要面对的问题,而对此次的限制和打压普遍认为是与国家的“双控”目标相关。即在今年全国两会,被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中的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

所谓碳达峰就是在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量将达到顶峰,不再增加,而碳中和就是要在2060年前利用可能的一切手段,中和产出的二氧化碳,实现碳0排放。在这种政策趋势下,相关高排放企业将受到影响。

目前对于比特币挖矿打击政策的普遍看法认为,国家对区块链挖矿和比特币交易的限制对行业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矿业或在政策压制下“出海”,这种分析主要针对的是更多元布局或大矿厂的前提下,这类企业本身实力和规划布局允许“出海”,对于很多中小矿场来说,出海只能是下下策,况且,在去年的十四五规划纲要中,区块链作为数字经济重点产业进入国家规划布局,目前,国家也大力布局中央数字货币,又有很多关于清洁能源挖矿园区的示范建成,所以,此轮政策的推出,对行业产生的影响并不是致命的,而是在恰当时机内出台和疏导加密生态的“快刀斩乱麻”的明智之举。

为什么这么说?一是现在数字货币发展迅猛,最近几个月的疯狂走势让整个市场过热,或出现金融的乱象,那么,此政策刚好给过热的市场“醒醒脑”,二是,在市场发展速度过快,泡沫化严重,若当区块链的外围价值达到相当体量或难以控制的时候,再去监管或将更为棘手,而管控的难度也将面临挑战,三是,矿业主要聚集地四川等即将进入丰水期,如能在此之前做好疏导检查管理工作,即可为“合格”的矿场机构迎战丰水期做准备,是百无一利而无一害的。

对于这样的政策颁布,我们应该保持更为客观的理性分析,2017下半年,中国境内禁止了比特币交易和首次代币发行(ICO),全球加密数字货币的价格随之大跌。但此后不久,加密货币又开始反弹,一度创造了币值的新高,之后又再次深度下跌。很久之后,比特币等主流代币一次次的创造新市值,并奠定了极为强劲的市场共识。所以,此次限制并不是对行业带来毁灭性打击的,在重新整改或调整之后,可以期盼“病树前头万木春”的胜景。最新的GalaxyDigital研究报告也指出,比特币的修正长远来看有利于市场发展。

  矿池、矿工、矿场的未来

5月26日,Coinbase一篇《比特币才是清洁能源推动者?澄清比特币挖矿五大误区》的文章又引发了广泛的关注。文中提到,比特币挖矿并不是引发全球变暖的重要因素,相反矿工被激励着会去寻找最便宜的电量、过剩的能源以及可再生能源,其对环境的影响仍处于微不足道的境地。

同时当听到比特币挖矿消耗的能源规模相当于挪威这样的一个国家时,难免让人感到震惊。但能源的使用是否合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资源利用所带来的价值,而比特币的总经济价值已多次超过1万亿美元。其对于能源的消耗量其实还远小于其他金融系统:仅为黄金开采业的一半,而不到银行分支机构和自动取款机的能源消耗量的五分之一。

从“交易去中国化”走向“算力去中国化” 加密货币矿业该何去何从?

币圈在我国境内从交易去中国化走到了算力去中国化阶段,但资本的逐利并不会因此结束。如果没有可用的电源,没有数据中心资源,没有明确的法律界定,还存在未知的监管风险,矿圈在国内也的确无法好活。在找到有效新出口之前,作为造币工厂的矿场,撤离才是上策。这对币圈稳定同样意义重大。

继交易出海之后,矿场也要出海了。算力和交易,在数字化时代的能力不仅体现在数字货币中,只是金融的能量放大了一切。万语千言,互联网已经加速了信息和资金的流动速度,金融科技不断给资本服用加速兴奋剂,如何寻找为疯狂的资本寻找一条静心欢喜的从良之路,是全球金融市场在数字化时代都要面临的问题。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矿工,地区间的迁移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其本质还是要找到最终的解决方案,无论是从政策入手,还是借助优势发挥底层价值,更好的延展区块链技术的初心和使命。